家暴受虐者不止女性 更多应该受到关注

发布日期:2021-09-11 12:15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9月,“网红”拉姆遭前夫纵火烧伤不幸去世,再到近期山东德州女子方某未孕被虐致死......家暴无处不在。这些事件中,受害者遭受的家庭暴力在媒体的曝光下,得到了广泛关注,但事实上,诸如此类的家庭暴力远不止我们能看到的这些,而遭受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也并非全是女性。

  近两年来,家暴、性别暴力、对妇女的暴力事件成为舆论场里的高频词。反家暴,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

  2019年11月底,短短两天,“网红博主”宇芽自曝一年内遭五次家暴,随后娱乐圈明星蒋劲夫第二次被曝家暴,引发网民沸腾。

  今年9月,“网红”拉姆遭前夫纵火烧伤不幸去世,再到近期山东德州女子方某未孕被虐致死......家暴无处不在。

  这些事件中,受害者遭受的家庭暴力在媒体的曝光下,得到了广泛关注,但事实上,诸如此类的家庭暴力远不止我们能看到的这些,而遭受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也并非全是女性。

  据联合国统计,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女性都遭受过身体或性暴力,大部分的施暴者是她们的亲密伴侣。

  在德国,2018年有11.4万名女性成为家庭暴力受害者,其中122名女性被杀害,平均每小时有至少1名女性遭受来自伴侣的暴力。在意大利,2018年全年共有142名女性惨遭杀害,而其中119人死于家暴,平均每73小时就有一名女性因家暴身亡。

  很多夫妻在发生家庭暴力后,出于“家丑不可外扬”等传统观念束缚,很多受害者都会选择忍气吞声一味容忍,这样不仅不能解决矛盾,也会让施暴者变本加厉,引发新的暴力行为。

  平均来看,国内女性在遭受35次家暴后才选择报警。这种行为或许充满了无可奈何,但对自己的伤害却是无限大的。在国内每年15.7万自杀的妇女中,有60%是因为家暴。

  相比起法制治安较好的城镇地区,农村地区的家暴现象更严重。在国内5.5%明确表示自己遭受过配偶殴打的女性中,农村地区有7.8%,是城镇的两倍不止。

  在媒体报道的家暴事件里,城镇地区占总数84%,农村地区16%,农村发生的家暴进入媒体视野的几率低。根据北京沃启公益基金会2018年的《反家暴社会组织现状调查》,在民间社会组织中只有23%的机构能够向不发达农村地区提供服务。

  农村地区正面临着家庭暴力情况更普遍、媒体关注更少、得到社会支持更有限的局面。

  今年7月28日,柘城县人民法院对“女子小刘因不堪丈夫家暴而跳楼逃生”一案作出准予离婚的判决。

  由于家暴的隐蔽性等原因,证据的认定存在难点。法院除了对最后一次家暴行为,也就是小刘提交了视频证据和伤情鉴定的那一次作出认定,对另外两次家暴并未认定。

  因为家暴的形式多样,很多人会把家暴当作夫妻日常矛盾,在做出认定的案件中,许多暴力行为也变得难以界定。

  在调取了2018年3月至2020年2月29日期间我国人身安全保护裁定(民保令)之后发现,在48%的案件中,法院均未对案件作出是否存在家暴或家暴危险的认定。

  这其中,申请人主张曾遭受肢体暴力且法院予以认定的案件仅占42.02%,也就是说,还有近6成的申请法院没有认定或者无法判断法院是否认定。而这个比例已经是精神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经济暴力、性暴力等多种暴力行为中法院认定比例最高的一项了。

  在这些案件中,申请人主张曾被限制人身自由且法院予以认定的案件占比仅20.83%,申请人主张曾遭受精神暴力且法院予以认定的案件占比15.77%,而主张遭受经济控制和性暴力的认定比例为0。

  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口基金、联合国妇女署等机构联合调研中国性别暴力和男性气质研究发现,在1000多名男性志愿者中,有91%的人曾向女性伴侣施加过至少一种行为控制来限制其自由。

  相比肢体暴力会留下明显印记而言,限制自由这种家暴形式取证难度大,且与日常生活的界限难以分明,所以常常得不到法院认定。

  想到自己和儿女长期被家暴,家住广西的陈某产生了杀害何某的念头。2020年2月27日零时许,陈某与儿女合谋,趁着何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并抛尸树林。

  自2014年至2018年,因家庭暴力引发的已决刑事案件(包括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类案件)每年为140件左右,因家庭暴力将施暴丈夫杀死的案件每年为20件左右。

  据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检测数据显示,从2016年3月1日反家暴法开始实施到2019年12月31日,共有媒体报道和家暴有关的命案942起,致死1214人,平均每五天至少有三名妇女因家庭暴力致死。

  2018年10月,常州男子陈某认为妻子在辅导孩子写作业时没有耐心,随即两人发生纠纷,2021澳门六合开奖记录直播,进而上升到拳脚相加。揪打过程中,妻子小美(化名)脾脏受伤,最终脾脏被切除,陈某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判缓刑。

  上述两起案例都是由家庭琐事引起的严重暴力案件。婚姻是一场修行,家庭琐事在婚姻关系的终结中和婚姻家庭暴力案件中都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本可成为家庭黏合剂最终却成为暴力案件的导火索。

  2016年,一名男性带着10个月大的男婴到扬州市家庭暴力受害妇女儿童庇护中心寻求帮助。据了解,该男子与妻子协商后放弃找工作,专职在家带孩子。成为“家庭妇男”后,妻子对其冷嘲热讽,更时常无故拳脚相加,还在婚姻存续期间出轨,最后抛夫弃子,离家出走。

  在苦寻无果的情况下,生活拮据的男子只好带着儿子找到扬州家庭暴力庇护中心寻求庇护。

  在家暴事件中,受害者多以女性为主,但除此之外,虐待老人、暴力管教子女、男性被家暴等现象,也会在一些家庭经常出现。

  北师大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男性自认为遭受家暴比例为66.1%,高于女性64.2%,尤其是在心理暴力方面。

  除此之外,比起我们常在媒体报道中看到的女性、未成年人、老年人被家暴,一些农村偏远地区妇女、重病患者、孕妇甚至残疾人所遭遇家庭暴力,在媒体报道中并不多见,关注度低。

  2016年我国《反家庭暴力法》出台,但完善《反家庭暴力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的规定,我国将家庭暴力的行为方式分为身体暴力和精神暴力。而性暴力、经济控制、限制自由这些在国际公约、国外立法条例及学界理论中的暴力行为,并未包含在内。

  法律是减少暴力案件的基本保障,但截至2020年3月,北京、福建、河南等地尚未出台实施反家暴法的省一级法规。在许多有地方法规和部门文案的省份,也多集中在强制报告、告诫书和保护令等方面。

  2018年11月,《反家庭暴力法》出台近三年时,上海市法院系统共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249起,结案247起,其中裁定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93件,核发率为37%,不足四成。

  广州市各基层法院2016年至2019年10月,共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170件,因证据收集不足等原因,有43件申请被驳回。

  四川瀛领律师事务所律师万淼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般情况下如果被申请者违反了保护令,将会按民事案件处理,处以最高1000元罚款或是最高15天拘留的处罚。只有当违规造成刑事伤害,才会被定义为刑事案件。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是处理保护令违规的唯一主体,警方不能因为保护令违规而逮捕被申请者。万淼焱指出,家暴案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应当报警并且快速制止,等法院反应可能已经为时过晚。

  今年疫情期间,许多地区的家庭暴力事件倍增,湖北省监利县反家暴公益组织“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统计发现,2020年2月其服务的家暴事件有175起,是1月的近两倍、神算天师。2019年同期的三倍多。潜江县警方在一月份和二月份分别记录了85起和83起家庭暴力案件,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

  同时,疫情期间广东珠海市地方妇女权益倡导中心在一月份和二月份收到了42起有关家庭暴力的投诉,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0%。

  家庭是人们社会生活的重要场所,但家庭也是遭遇暴力最隐秘、风险最高的地方之一,这些翻倍增加的暴力事件,不断敲响着社会警钟,也在鞭策着我国关于《反家庭暴力法》的不断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