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大地的丰收和稻农的欢笑 ——专访中国水稻研究所稻作技术中

发布日期:2021-09-10 12:56   来源:未知   阅读:

  朱德峰,鄞州人,1956年出生。1977年考入浙江农业大学宁波分校。博士、博士生导师、二级研究员。曾任国家水稻产业体系栽培与土肥研究室主任、中国水稻研究所稻作技术中心主任,中国农业科学院水稻高效栽培技术创新团队、浙江省粮油产业技术创新与推广团队首席专家。多次被聘为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国际机构及国家专家顾问。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先后获得全国农业先进个人、原农业部和浙江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浙江省农业科技突出贡献者等荣誉称号。

  40年时间,朱德峰一直致力于水稻高产、机插研究。他将产业的问题、稻农的需求当成科研课题,在水稻机械化领域爬坡过坎、开拓创新,引领中国水稻机插迈上一个又一个新台阶。

  现虽已退休,但这位中国水稻研究所稻作技术中心原主任、稻作技术首席专家,仍然耕耘不止。近日,他来甬与宁波市农科院合作推进科技项目实施,抽时间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作为一名水稻科技工作者,应在我国水稻产业技术进步中留下脚印。”朱德峰说,“从懵懂入门到潜心研究,我们与科技的进步、国家的发展同行,有获得感、成就感。”新时期,水稻产业还有很多瓶颈问题需要解决,需要继续努力。“我们的研究就是为了祖国大地的丰收,为了稻农的欢笑。”

  1974年高中毕业后,朱德峰进入生产队。“双夏季节,耕地、耘地、割稻、插秧,跟着边学边干。”他说。由此,他初识农业、水稻。

  1977年参加完高考,朱德峰第一志愿填报了浙江农业大学,第二、第三志愿也是农业类大学。他坦言,对农业有点感觉。

  当年,朱德峰考入浙江农业大学宁波分校农学专业,4年后毕业留校。第二年成为南京农业大学研究生,主攻小麦栽培。1986年毕业后,本可留校的他最终选择了去中国水稻研究所。“我国是水稻生产古国、产量大国,全国有60%的人口以稻米为主食,水稻对保障粮食安全具有重要地位。”他说,“主攻小麦也好,研究水稻也罢,对象不同,方法相通。”

  中国水稻研究所是全国惟一以单一作物为研究对象的国字头农业科研机构。他说,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一靠政策,二靠科技,后者是农业科研工作者的使命和责任。

  在水稻研究所工作的前10年,朱德峰埋头学习:“对水稻认识不深,对问题把握不透,没有啥创新思路。”

  1996年起,一直奔波在田头与实验室之间的朱德峰攻克水稻生产关键难题,取得一项又一项科研成果,助推全国水稻产业发展和技术进步。

  至今,他已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三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7项,全国农业丰收一等奖4项等,拥有发明专利60余项;研发的10余项次技术被遴选为农业农村部水稻主推技术,在全国主要稻区推广应用;发表论文300余篇,主编专著10余部。

  “每当研究有新的突破,解决了产业的问题,成果得到大面积应用并产生效益时,我总是很开心。”朱德峰说。

  朱德峰研发的水稻生产技术中,有几项应用面广、影响大,超级稻高产栽培技术是其中之一,这也是他取得的第一项重要科研成果。

  1996年,原农业部启动重大科技项目“中国超级稻计划”,朱德峰带领团队负责超级稻品种栽培技术研究。当时,全国水稻平均亩产在410公斤左右。“水稻高产品种有,但是栽培技术不配套,制约了产量。”他说。

  经过几年攻关,朱德峰团队创新多项关键技术,超级稻高产栽培技术逐渐形成。4年后,他们在新昌县开展超级稻高产栽培技术百亩示范,经原农业部组织专家验收,取得平均亩产760公斤的惊人成绩,首创浙江省水稻高产纪录,相关新闻上了央视《新闻联播》,这也为后来我省水稻亩产800公斤、1000公斤奠定了技术基础。

  在朱德峰看来,这些成果中,分量最重的还是水稻机插秧技术的突破,至今他依然为之不懈努力。

  “面朝黄土背朝天,干农业苦,当农民累。”朱德峰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民离开土地走向城市、从事其他产业,没人种田,农业怎么办?饭碗如何捧牢?“水稻生产机械化是发展方向。”

  当时,水稻耕作和收获已基本实现机械化,技术含量高的机插秧环节是块短板,全国机插化程度和水平还较低。

  朱德峰说,我国水稻机插技术引进的是日本的水稻毯苗机插技术,但是我国水稻品种、季节等情况复杂,引进的技术无法很好适应,存在伤根伤秧严重、插后缓苗期长等问题,制约水稻产量提高。

  “机插后一个星期左右才返青,在黑龙江等东北稻区,机插时温度低,缓苗期时间更长,严重影响水稻分蘖,季节错过了就回不去了,需要研发插后缓苗期短、返青快的水稻机插技术。”朱德峰说。为此,他带领团队克服种种困难,用了6年左右时间,发明了水稻钵毯秧苗机插方法,这是全球首创的机插技术:培育水稻上毯下钵秧苗,利用插秧机按钵取秧机插,机插后伤根伤秧率低、返青快,增产效果好。

  2009年,黑龙江农垦农业局引入这项技术在建三江、牡丹江等8个农场开展示范。试验表明,与日本毯苗机插技术相比,该技术返青提早4~7天,平均增产达12.4%,亩均增收200元。

  这项技术连续多年被遴选为原农业部水稻生产主推技术,在黑龙江、浙江、吉林、宁夏等20多个省(市、区)应用,增产5%至10%。时任中国水稻研究所所长的程式华博士称赞该技术为“小发明,大创造”,是水稻生产技术的一次更新换代。

  我国水稻机插秧发展慢、增产增效不显著还有一个制约因素,就是机插秧育秧瓶颈。早在本世纪早期,朱德峰在水稻种植大户调研中发现,水稻机插100亩田,育秧120亩,多余的20亩秧常常因烂种烂秧死苗成为废秧。

  朱德峰说,水稻机械化的关键在机插,机插的核心在育秧,“秧苗育好了,机插基本就成功了。”经过分析明确,影响育秧的三大关键制约因素是基质、温度和湿度。他们一步一个脚印,一个一个问题解决。首先研发育秧基质,在浙江省农业技术推广中心配合下,研发水稻叠盘出苗育秧技术,形成1个育秧中心、多个育秧点的“1+N”水稻叠盘出苗育秧模式。“这种模式有三大优点,一是秧苗质量好,二是降低育秧风险和成本,三是提高育秧效率。”他说。原来一个育秧中心只能培育几百亩、多至上千亩可种的秧苗,现在可培育上万亩、几万亩可种的秧苗,“以前的种子成秧率大概是100颗种子成秧55颗苗,采用新技术后提高至80颗苗左右。”

  由于育秧过程中几个作业环节实现了机械化、自动化、数字化,该技术为水稻生产社会化服务提供了技术模式,近年连续被选为农业农村部水稻主推技术,也是多个省份的主推技术。

  在朱德峰的指导下,我区农业农村局在姜山镇建设的水稻工厂化统一育秧示范中心成为最早采用水稻叠盘出苗育秧技术的工厂化育秧中心之一。中心负责人、全国优秀种粮大户卢方兴说:“叠盘出苗育秧,秧苗出苗整齐、质量好、风险低。”

  “做研究要顶天立地。顶天,就是要走在前列,做前人还没做过的、或者没有做好的事;立地,就是科研成果要能落地,解决产业的关键问题,能支撑产业发展,成果如果不能应用就是一句空话。”朱德峰说。

  作为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国际和国家机构专家顾问,他多次访问朝鲜,开展水稻生产技术培训、指导。

  他还多次访问日本、韩国等全球主要产稻国,每次去总是带着问题:日本和韩国的经济发展走在我们前面,水稻产业技术发展走过了怎样的路径?“就以机插为例,上世纪70年代初、80年代初,日本、www.0433111.com韩国分别花了10年时间从手工插秧更新换代到机插秧。”朱德峰说,“再看看我们的道路还很漫长,还需要不断吸收、提高。”

  水稻机插秧的另一个瓶颈问题是杂交稻机插。我国杂交稻生产应用已有40余年,至今全国杂交稻面积占水稻总面积的50%多,增产增效显著,但是杂交稻机插秧技术难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杂交稻手插秧种植,1亩田需要种子1斤左右。机插秧种植,需要三四斤。杂交稻种子50元一斤,一亩田用种成本就是200元左右。”朱德峰说,这对农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而且种子用得多,产量反而低,效益当然更低。

  “杂交稻产量优势要求稀播少本种植,日本的毯苗机插技术没法实现。”朱德峰说。10年前,他们就想研发杂交稻精准播种机插技术,解决杂交稻机插问题,但当时缺乏相应的配套技术,没法做。

  水稻叠盘出苗育供秧技术的研发,为研发杂交稻精准播种机插技术提供了基础。六商会9769最早开奖结果。“近年,这项新技术研发进展蛮快,技术生产示范应用效果也很好。”朱德峰说,采用该技术,杂交稻每亩需要种子1.3公斤左右,可节省杂交稻种子30%左右,产量提高10%左右。该技术在我区姜山示范,卢方兴告诉他:“这个技术好,秧苗壮,插苗均匀,没有缓苗期。”

  “新时期,水稻生产向规模化经营、机械化作业、社会化服务发展,水稻产业也从吃得饱到吃得好,向吃得健康发展。鄞州是鱼米之乡,也是区域水稻主产区。水稻产业发展也能带动产业振兴。”朱德峰说,“家乡在技术上有任何需求,我们都将尽力支持。”

  做科学研究要脚踏实地,做农业科研要从生产中寻找问题,针对问题研发技术。研发的技术要能落地,解决产业问题,支撑产业发展。